檀热点

重磅!第二次大开放 粤港澳雄起 深圳奇迹之后是广州速度?

09 . 20 - 201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赵十一




激荡四十年,改革开放春风拂过,深圳梦幻般崛起。


40年前,深圳还叫做宝安县,一个当地农民一年只能挣270元,当时对岸的香港已贵为“亚洲四小龙”,每月工资已经达到1500元。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放开手脚的深圳人用不可思议的速度追赶着香港,2017年深圳GDP总量为22438.39亿元,首次超过香港,成为粤港澳大湾区NO.1。



改革开放成就了深圳奇迹,而后深圳模式推广到全国,又成就了中国经济的奇迹。当年为何要力排众议,走改革开放的道路?


先来看国际背景:中苏关系就不好后,中国对外就变得封闭了。

 

1970年,美国等五个国家已经进入第二次经济现代化。德国11个国家进入经典经济现代化过渡期,芬兰等33个国家成熟期,韩国等34个国家发展期,而中国还没开始怎么起步。再往下就是肯尼亚等传统农业经济了……


 

1980年的中国,除了军事工业技术某些方面有一些进展外,其他各方面的自主的科学技术进步步伐缓慢,落后于发达国家40年左右,落后于韩国、巴西等发展中国家20年左右。


对于中国来讲,经济现代化面临双重任务:既要完成经典经济现代化,同时又要推进第二次经济现代化。怎么办?改革开放!对谁开放?美国!


事实证明,引进技术让中国有了跨式的发展,从1978年的国民经济处于崩溃边缘,各类建设人才奇缺,到如今世界第二的经济体量,堪称开挂!



四十年过后,中国站到了新的十字路口。


国际上,“逆全球化”趋势愈演愈烈。川普上台之后,一系列行为让世界震惊: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区、威胁退出世界贸易组织,每一项措施都表现出美国想重新制定贸易规则,从而获取更多经济和贸易利益。


与此同时,美国对正在迅速崛起的中国更是“格外关照”,贸易摩擦升级的背后,更重要的是,阻止中国企业投资美国科技公司,同时将阻止额外的美国技术出口到中国。背后目的很明确:遏制中国崛起。



中国国内,经济形势同样不容乐观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就进入了下行周期,GDP增速告别两位数增长,2017年GDP增速为6.9%,2018年形式更为严峻,从经济数据来看,投资、出口、消费三驾马车均失去动力。


而08年、11年和14年大规模放了三次水。但是,放水对经济增长从刺激作用越来越弱,高高在上的房地产已经不能依赖,以往靠货币刺激来拉动经济增长的运作机制已经失效。


更糟糕的是以前经济高速发展遗留的问题现在开始发酵:无论是政府、企业还是居民部门,债务水平都已经达到极限。此等处境之下,我们该怎么办?


从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第二次改革开放仿佛要开启了。



中国曾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期间提出一揽子扩大开放措施,包括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上半年完成负面清单修订,降低进口关税等。


4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局等金融部门迅速公布了开放的具体举措。


重点包括:推动银行业开放措施落地。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对商业银行新发起设立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和理财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设上限;大幅度扩大外资银行业务范围……



保险业准入政策优化升级。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等业务;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


随后,各个领域扩大开放的消息纷至而来,这种开放政策出台的频率。在改革开放历史上都是少见的。


但需要注意的是,扩大开放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比如或金融领域允许外资持股超过半数,需要试点,慎思而行,用实践来检验。第一次改革开放的试验田是深圳,那么这一次呢?广东是排头兵!



9月5日,广州市金融工作局印发《关于广州扩大金融对外开放提高金融国际化水平的实施意见》的通知。


需要注意的是,在一线城市中,广州是首个出台金融扩大开放专项政策的城市。


该《实施意见》明确提出了10项主要任务,包括:放宽外资准入限制、降低港资澳资金融机构准入门槛、支持开展先行先试业务、支持外资金融机构深度参与广州市经济和社会发展、支持外资金融机构批筹工作、营造优质金融营商环境、加大金融政策支持力度、加强服务外资金融机构、加强服务外资金融机构人才、推动金融国际交流合作。



根据《实施意见》,广州将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争取加快取消证券机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大幅度扩大外资银行业务范围。


此外,与港澳共同发展离岸金融业务,探索建立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相适应的账户管理体系。依托广东自贸区南沙片区积极推进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试点工作,争取NRA账户业务创新先行先试,打通离岸在岸资金通道等。



为什么第二次扩大开放要在金融领域发力?


首先,为了吸引外资。我们看到,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之初,国家除了给政策啥也没有,而引进外资,解决了特区发展最为紧缺的资金问题。


到1999年底,不到二十年时间里,深圳累计批准外商投资项目23608个,实际利用外资200.46亿美元,利用外资对深圳资本形成的贡献率接近60%,三资企业已占到深圳企业固定资产的76.5%,产值占78.2%。


而此刻,金融业对广东经济发展至关重要。数据显示,至2016年,广东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了8.2%,上市公司达474家,新三板挂牌企业1618家,均居全国首位。



其二,提高国际化水平,打造金融中心美国可以对全球挥动贸易大棒,就是美元的霸权地位起到关键作用。现在我们看到俄罗斯正在加速去美元化,加快囤积黄金。而中国要做的就是提升人民币地位,加速国际化。


早在2014年,广东省金融办就表示,到2020年,广东要建成珠江三角洲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建成粤港澳紧密联系、在亚太地区具有较强集聚辐射能力的国际金融中心区域,可谓是“野心勃勃”,而如今的国际形势、现在粤港澳大湾区的高速发展、国家对外开放的政策确实给广东创造了机遇。



当然,从广东开始的第二次对外开放,客观影响香港金融业,未来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不保,并且我们看到,前段时间出台了一个政策:2018港澳台居民9月1号起凭居住证在大湾区买房可用住房公积金。这是明显的要“挖墙脚”啊!


也就是说:十年前优质人才去香港,十年之后人才去珠三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