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热点

日本趁势崛起 失落的二十年之后 新一轮腾飞开始了?

09 . 20 - 201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马兰



种种迹象表明,窥伺在大陆一侧的日出之国正在酝酿新的爆发。


自从1990年以后,日本经济陷入彻底的灾后重建,这个工程已经持续了将近30年,从“失落的十年”,到“失落的二十年”,甚至变成“失落的三十年”。在这一过程中,长期的通货紧缩加上后来不到1%的GDP平均增速,日本似乎在世界的经济角逐中显得格外弱势,在过去角逐激烈的互联网领域,日企始终缺席。


但事实上看,2017年的日本依旧是GDP体量第三的大国,人均GDP甚至是中国的4倍多。


甚至日本已经出现了经济重新回暖的征兆,比如说房地产泡沫之后的首次,土地价格上涨。


地价重现曙光


日本国土交通省公布的年度调查显示,截至7月1日的一年里,日本全国平均土地价格上涨0.1%。


其中商业地产连续第二年上涨,涨幅为1.1%,前一年上涨0.5%;住宅用地价格下跌速度连续第九年放缓,跌幅为0.3%,前一年为0.6%;工业用地价格上涨0.5%,为27年以来的首次上涨。


商业土地上涨,极大可能受到旅游推动,2017年日本接待外国游客数量增长19.3%,大量游客涌入推高了商业地产的价格。而这一趋势仍将持续,2020年东京即将举办新一届奥运会,更多的境外游客会朝着日本进发,带来经济机会的同时,再次帮助商业地产涨价。



而住宅价格跌势收平,大概要归功于移民。根据OECD资料显示,日本已晋升为全球第四大“移民国家”,在日本持有有效VISA,合法滞留90天以上的外国人约有38万1千人,其中中国人占比例最高。


日本政府制定的“骨太方针”中,将创设新的在留资格。截至2030年,日本将引进50万以上外国劳动力。


这一部分人首先做出贡献的领域就将是日本的住房市场。



佛系日本人消费欲望低,但是大把的外国人进入日本,也会刺激其消费。从工业用地价格上涨来看,日本的企业活力正在不断上升。按照日本国土交通局调查,工业用地价格上涨,主要受到大规模物流设施需求带动。


地价开始重新上涨,这对日本来说就像是长期登顶,终于见到顶峰的一丝希望。重要的不是涨了多少,而是终于开始涨了。


劳动生产率就是未来


日本一直被国际投资人不看好的一个重要理由是老龄化和劳动力短缺。


根据日本政府今年5月发布的2017年度《制造业白皮书》中调查,32.1%的企业认为人手短缺是重大问题,对经营造成了影响。77.4%的企业认为,人才的数量和质量都不够。


但摩根士丹利发布的最新报告中提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日本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在过去5年中一直是G7集团里面增速最高的,2013-2017年的劳动生产率增加率为1.0%,到2021-2015年,这一数字将成长为1.7%。而全要素生产率据估计在2021-2025年阶段将维持在1%左右,这将帮助日本在2021-2025年间经济增速达到2.2%。



一个20%人口超过70岁的国家,劳动生产率却能不断提高,的确令人咋舌。


但这就是未来实际竞争的重点,谁能掌握这种神秘的劳动生产力,谁就是下一个科技革命的执牛耳者。


投资的重点领域就是人工智能、大数据和机器人领域。


在历史调查中,2015年日本的劳动生产率在经合组织35国中排名第20,G7中垫底。但按摩根士丹利的数据来看,同一时间,日本的劳动生产率增速却达到最高。



日本在除了让女性和老龄人进入劳动市场来充足劳动力之外,大力推进自动化生产,也就是人工智能、大数据和机器人。


而这些领域,恰恰又是未来世界科技革命的重点。


根据研究,日本大型公司预计未来三年在自动化、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方面的支出将从现在的10.6%增长到22.8%。日本的汽车业本就以自动化闻名,未来更多的日本公司,包括服务业都可能引进自动化生产。



作为机器人领域竞争力最强的几个国家之一,日本的劳动市场正在开始革命,到2020年,日本的目标是确立无人工厂和无人农村技术,实现生产设备故障的人工智能预测。到了2030年,实现机器人多功能化及相互协作,家庭与家电人工智能的完全控制。


劳动生产率越高,经济增速也就越快。日本从自动化上错失的十年互联网,也许就要迎来转机。


海外动作频频


即便日本想要依靠终生不退休,吸引移民,发展互联工业等等方法重塑以往的帝国制造业荣光,但土地和资源决定了日本的市场注定不能像中国一样,靠内需就能活得下去。


而日本长期的宽松政策加上低利率,使日本企业拥有充足的现金流和极易获得贷款的机会。国内没有什么可以投资的标的,日本人一向把目光放在海外市场。


今年以来,日本企业光在美国就完成了177笔交易,涉及金额达到420亿美元。而上半年,日本的海外并购规模达到了1122亿美元,排名第一,同期中国海外并购交易额仅有766亿美元。


并购还只是企业层面之间的事情,日本在不声不响之中还完成了好几个国家层面上的大单子。



最轰动的是与欧盟之间的自贸协定,约定在15年内实现99%商品的零关税。欧日之间的贸易规模将扩大一半,带来近400亿欧元的生意。这对日本来说,最保守将推动2020年GDP增长月0.27%,要是乐观一点,那就是0.7%的增长。据日本外务省预测,日欧经济协定可以提高日本实际GDP约1%,并提供29万个就业机会。


另一面,日本在亚洲的活动也悄无声息地进行。与中国的一带一路相似,日本在2015年就宣布了“优质基础设施伙伴”这一倡议,在5年内对亚洲国家进行大约11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规划。2016年,这一规模被扩大到2000亿美元,参与的国家现已包括印度、孟加拉、缅甸、马达加斯加、肯尼亚等国家。



无论是从房地产,股市,还是制造业看,日本的经济都已经呈现出不一样的气质,巨鲸翻身虽难,但假以时日并非妄谈。


亚洲的老对手正在重整旗鼓,但中国也不必枕戈待旦。在国际的新局势下,中日之间有更多合作的可能性,且中日双方都在致力于发展人工智能、机器人等领域,合作更能带来双赢。


当然,从日本失落的二十年中,中国也需明白,创新与技术始终是经济反败为胜的立足之地,如何提高经济的效率,维持健康的金融和实体之间的联系,也将是接下来我们需要面对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