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系列

没底线无节操不要脸!! 实控人巨额骗贷 负债30亿跑国外”养病”

09 . 20 - 201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时晨晨



从2017年3月份开始,每周一篇,叶檀财经共发表了48篇分析上市公司的文章。

 

这是一件笨事,市场上几乎没有人愿意做,风险高,没收益。我们遇到过各种事,发出文章,晚上的电话几乎没断过,威胁没停过。

 

笨事总要有人做,做的多了,手有余香。檀香们,你们的支持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多多支持,多多点赞,否则,你们再也看不到持续对上市公司定期说真话的人了。

 

分析上市公司,原意是尽可能的消除信息不对称,最大程度的还原一家上市公司,如果能帮到投资者理性投资,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华昌达,2011年登陆创业板,实际控制人颜华,2003年以来公司主营业务都是自动化装备系统,用现在流行的词是智能制造、工业4.0等等。


有的公司蹭风口,有的公司等风来,只要能飞起来就行,哪管日后洪水涛天。


业绩暴跌一半 居然还有40%靠政府补贴 要不要脸?


2011年,华昌达登陆创业板,不算意外,公司上市后,营收就一路下降。2011年,公司营收还有3.44亿,2012年下降近三成到2.5亿,2013年进一步下降15.25%,到2.12亿。


(数据来源:公司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净利润也一样,上市后一路下降,2011年归母净利润0.49亿,第二年下降三成跌至0.31亿,第三年再下降四成跌至0.17亿。


(数据来源:公司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投机的人根本不看业绩,华昌达股价浑水摸鱼涨了一年,一年后股价就撑不住了。


公司管理层一琢磨,并购吧,股价立马四个涨停,后面业绩增长全靠合并报表。


2017年,华昌达营收增速稳定在30%,归母净利润却接近腰斩,下降47.63%,跌到0.61亿。尴尬的是,这么点净利,还有2634.72万是政府补助,占比高达40.31%。


华昌达本来想定增,方案没被通过,导致财务费用增加了156.39%,直接影响利润5318.6万。


还有一个明显的影响因素是,营业外支出增加了42.69倍,达到2609.63万,其中预计负债就高达2410万,主要是大股东诉讼可能带来损失。


大股东有问题,可能直接导致公司业绩受损,投资者千万别抱侥幸心理了。


(数据来源:公司2017年财报)


靠并购获得的业绩,质量也不咋地。现金收入比一直非常差,2017年才有一点好转。


净利润质量更差,经营性现金流常年净流出,2017年业绩大崩盘,才换得质量稍有好转。


(数据来源:公司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业绩靠并购 承诺藏猫腻


2017年,公司定增并购失败,业绩一败涂地,这么多年业绩增长靠的是什么?并购,全靠并购的子公司支撑公司业绩。


2013年以前,母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跟合并报表的数据没太大差别。老老实实经营不赚钱,业绩压力大,股价又下跌,2014年,控股股东颜华开始玩资本运作,母公司报表和合并报表分道扬镳。


最后,两张报表甚至南辕北辙:2017年,母公司营收腰斩,净利润亏损0.44亿,但合并报表后,营收增长了30%,净利润盈利0.65亿。

 

(数据来源:公司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2014年,华昌达溢价873.97%,以6.9亿元的价格并购了上海德梅柯100%的股权,现金支付5000万,其余向陈泽等人定向增发股票。高溢价收购,导致当年华昌达新增商誉5.26亿。


陈泽等人当时做出业绩承诺,上海德梅柯2014年、2015年及2016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000万元、6500万元和8300万元。公司数据显示,业绩完成率分别为113.2%、115.32%和100.17%。


问题来了。


2015年和2016年,公司净利润跟扣非归母净利润几乎一样,但是2014年非常特殊,上海德梅柯净利润3811.97万,扣非归母净利润却增加到5660.09万。


(数据来源:公司历年财报 制表:叶檀财经)


净利润和扣非归母净利润之间,有两个影响因素,一个是非经常性损益,另一个是少数股东权益。当初并购的时候,上海德梅柯有三家子公司,天泽软控、天泽科技和上海道多,但是都是它的全资子公司,因此不存在少数股东权益影响因素。


所以,只能是非经营性活动大幅亏损,才能导致扣非净利润大于净利润。问题是,2014年公司并未公布非经营性活动大幅亏损1848.12万的项目。


请问华昌达,上海德梅柯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和净利润之间如此大的差距,是如何造成的?


2016年,华昌达估计子公司上海德梅柯业绩有问题,于是决定向它增资2亿,帮助陈泽实现最后一年的业绩承诺。不多不少,刚刚好。


业绩承诺形同虚设,并购过来的子公司再烂,全公司扛一扛就过去了,坚持坚持,也就三年时间。三年后,业绩承诺期一过,万事大吉。


2017年,在毫无业绩压力的情况下,华昌达公布上海德梅柯营业利润3562.98万,较去年同期下跌62.92%!


海外业务占比逾5成 前五大客户名单就是不公布


资本游戏抬升公司股价,控股股东颜华身价蹭蹭往上涨。并购上瘾,颜华又把目光瞄向海外。


2015年,华昌达以535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29亿元)现金,溢价近500%,收购了注册资金仅为100美元的DMW LCC公司全部股权。


如此高溢价,华昌达并没有得到国际友人的业绩承诺函。对颜华来说,承诺似乎不重要,股价才重要,宣布并购后前复权价由8.22元最高上涨到27.36元,涨幅高达232.85%!


从此以后,华昌达境内业务和境外业务各占半壁江山。


(数据来源:公司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2017年,境外收入正式超过境内收入,占营收比重为51.99%。深交所发函问询,要求华昌达补充说明境外业务的一些情况。 


公司回答:境外子公司主要包括位于美国底特律的DMW LLC 公司和位于新泽西的DMW&H 公司,前者主要业务为大型汽车制造商提供物料运输管理系统,主要客户包括福特、通用、克莱斯勒等,后者主要业务为仓储物流系统,主要客户包括 Fedex等,境外市场较为成熟,寡头垄断,客户量和订单量稳定但销售毛利率偏低,仅为14.41%。


华昌达说境外市场较为成熟,寡头垄断,客户量和订单量稳定,要不要用财务数据打打脸啊。


(数据来源:公司历年财报 制表:叶檀财经)


营收增速30%和40%,净利润增速776.1%和380.08%,这种数据显示,华昌达可能对“市场成熟”、“客户量和订单量稳定”等词汇的意思有些误解。


一半业务都在境外,本来就“瓜田李下”,再加上业绩、尤其是净利润如此异常,华昌达有必要进一步解释,公布更多信息!


让心怀鬼胎的上市公司公布更多信息,真是难于上青天。华昌达只有上市当年比较实诚,公布了前五大客户名称。当年,前五大客户贡献合计占营收比重为42.86%。


(来源:公司2011年财报)


再往后,华昌达就不公布了,即便深交所问询,它也不公布了。


2011年至2017年,华昌达前5大客户合计占营收的比重,分别是42.86%、44.01%、41.84%、64.38%、42.57%、40.71%和43.84%。


无论刮风下雨,并购重组,华昌达前五大客户销售合计占营收比重都是这个数,深交所让它公布前五大客户和供应商名单,并说明是否存在大客户依赖。


公司说,不存在大客户依赖问题,你倒是公布名单啊?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是名单么?连前五大客户名称都不公布,跟深交所玩文字游戏,你以为交易所吃素的?


依不依赖前五大客户,看看公司应收账款占当年营收比重就知道了,2014年竟然高达90%以上。


(数据来源:公司历年财报 制表:叶檀财经)



小心!商誉即将爆雷


并购两个结果,一是海外业务飙升,二是直接导致毛利率腰斩和商誉飙升。


2015年,公司毛利率从29.33%,一刀斩到17.93%。


公司毛利率和净利率从2011年开始就出现下降,公司毛利率30%左右,2014年后就一路下跌,一直跌到17.35%。净利率更惨,2011年还有14.2%,到2017年已经下降到了2.2%。


公司主营业务不是智能制造、工业4.0这种高科技产品么,公司一直强调,是国家重点发展领域,但为啥没有并购,公司业绩就不行了呢?


进一步追问,公司产品科技含量高么?这么低的毛利率,别假装是高科技了。


并购,最直观的影响是,商誉急剧飙升。2014年,华昌达并购上海德梅柯形成5.26亿巨额商誉,使商誉占净资产比重攀升至38.17%,2015年并购海外公司,商誉飙升至8.88亿,占净资产比重超过了50%。

 

(数据来源:公司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商誉占净资产比重超过50%意味着什么?


如果公司破产,净资产大致是你每股能分得的资产,比如华昌达是2.98元,但是这2.98元中还有1.61元是商誉,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有时候相当于啥都没有,可能真正的净资产是1.37元。


本来净资产就不多,商誉又占了一半,质量可想而知。


华昌达的商誉就是一颗雷,随时可能爆炸。从并购以来,华昌达从来不提商誉减记测试的过程,只是每年原封不动的把数字抄到下一年。


商誉不减记,就意味着商誉很安全么?恰恰相反。


还记得上海德梅柯这家被并购过来的子公司吗?2017年,在毫无业绩压力的情况下,营业利润同比下降62.92%,净利润接近腰斩。


这种变化幅度,意味着这家子公司基本面很可能发生了重大变化,与之相关的5.26亿商誉随时有减记的风险,甚至上市以来的盈利都不够一年亏损的。



董事长两年换三个 实控人涉嫌骗贷 深陷30亿债务危机


这个烂摊子,谁接都发愁,董事长不停换人。


2018年6月14日,董事长兼总裁陈泽辞职,贾彬上任。一直以来,华昌达董事长都是实际控制人颜华,估计不想玩了,“套现”走人,2017年7月,辞任公司董事长。


刚开始,颜华的套现手段还比较“规矩”。2016年6月份,大规模抛售股票,总计套现8.63亿。后来,玩得有点野,通过股票质押跑路,导致股票被多家法院轮候冻结,坑了不少机构和个人。


这还不算完,颜华没底线。


居然完出了董事长私刻公章、伪造陈泽身份证复印件等,以公司的名义给自己做担保,骗取巨额贷款。3月28日,华昌达发布公告披露,控股股东颜华及原实控人之一罗慧共计负债近30亿。


据公开消息称,现在颜华人已跑到国外,自称在养病,公司只能通过邮件联系到颜华本人。


A股市场刷新三观,又有了一个新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