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钱

影响深远!美元数字法币横空出世 全球金融格局将遭遇大冲击!?

09 . 26 - 201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赵十一



9月7日,央行官网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外汇储备余额为31097.16亿美元,较7月末下降82.3亿美元,降幅为0.26%。


而中国8月贸易帐为1797.5亿人民币,预期2049.5亿人民币,前值1769.6亿人民币。贸易顺差收窄34.2%。


人民币贬值、贸易顺差收窄,但是外汇储备规模回落不大,说明资本外流得到有效控制。



上一次人民币贬值周期,2014年6月到2017年1月,中国外汇储备从接近4万亿美元的历史高位一路下行,直降至2.998万亿美元,两年多的时间少了一万亿美元!



这一次我们显然吸取了教训,资本外流打击力度一直在加强。


2017年一系列大鳄停住了海外买买买的脚步,安分了很多。例如万达、安邦、海航等,资本外流大潮暂时被遏止住。


2018年上半年,国家外汇管理局共查处外汇违规案件1354件,罚没款3.45亿元人民币,同比分别增长19.7%和59.5%。


8月份,中国外汇局连发两文,表明严控外汇决心。不但支付宝、工商银行、交通银行等违规企业及银行被点名,普通违规个人也榜上有名。



从通报案例中可以看到,这次把包括蚂蚁搬家、地下钱庄、内保外贷、虚构贸易合同、虚假转口贸易五大非法外流渠道全都堵死,以后要换汇,只能走合理合法的道路。


外汇储备对维护一国的国际信誉,增强投资者信心,防御金融危机等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因此,未来打击外汇违规的力度依然会只增不减。



需要注意的是,资本外流,除了地下钱庄等,还有一个重要的渠道就是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未来它将成为威胁到中国外汇储备的安全头号“敌人”。


2018年9月10日,纽约金融服务部(NYDFS)同时批准了两种基于以太坊ERC20发行的“稳定币”,分别是Gemini公司发行的“Gemini Dollar”(GUSD)和Paxos公司发行的“Paxos Standard”。


这两种稳定币都需要保证其所发行的每一个币必须保持一美元的储备。



数字货币刚出现时,人们寄希望能够实现货币应有的职能,但是高波动性使其“使用价值”大大折扣,以比特币为例,其价格与价值偏离幅度较大,甚至与一些金融衍生工具相结合,放大了金融风险。


而稳定币,顾名思义就是一种法币价格相对稳定的数字货币,它通过一些模型设计保证稳定币的价格在其所对标的法币价格以很小幅度上下波动,从而可以使其起到良好的资金避险、资产储值、支付结算等功能。


当然必须承认的一点是,数字货币的根本是想摆脱人为决定发行量的问题,而稳定币是锚定美元发行货币数量,实际上是法定货币的“代币”!



这种挂钩美元的稳定币,接受纽约金融服务部的监管,信用背书大幅提升,说白了就是数字美元。它的支付结算功能让人望而生畏。


虽然无论是“纽约金融服务部”,或“美国联邦存保公司”,皆无法提供完整意义的法定美元批准效力,没有美联储的点头,稳定币的流通性会有较大限制。


但美元迈出数字化的一小步,是美国抢占先机的一大步。


美元是全球最受推崇的货币,如果全球民众只需点击鼠标就能获得并使用“数字美元”,那么资本管制将很难使本国的金融体系与外界隔离起来。甚至可以说,如果建立了数字美元,到那时,各国货币的边界将不再有大的意义。



TokenClub研究院发布稳定币研究报告称,点对点的价值传输对于外汇管制的冲击是决定性的,因为目前尚且无法通过技术手段阻止通证在地址间的流通。


例如,使用GUSD,不需要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帮助,只需要你拥有一个以太坊钱包,而获利GUSD也没有太多的障碍,未来预计只需要支付少量的手续费就可以获得。


而发行技术基于区块链应用以太坊(ETH)合约系统。也就是说,一旦发行,就会受到双层保护,一个是法律层面的纽约金融服务部的保护,同时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法律监管。


在全世界任何角落进行无障碍转账和交易,而且不经过任何国家的传统金融体系,这确实会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较大冲击。



中国对数字货币有过三次监管,但是确实堵不住。


目前国内主流的交易所都不敢宣布面向中国投资者,但实际上其主要用户都来自中国。主流交易所虽然禁止了中国 IP 地址的访问,却仍然开放新的接口让用户免科学上网就能访问。


根据国外财经网站 Howmuch 的数据统计,今年鼎盛时期,币安每天可以通过收取手续费获得 348 万美元的收入,火币 Pro 则可以获得 229 万美元的手续费收入。



而 8 月 17 日上交所成交 1176 亿人民币交易额,按照双向手续费0.00487% 来计算,这一天收入为 1146 万人民币,远低于上面提到的任何一家交易所,数字货币的能量确实可怕。


中国尚且这样,其它新兴市场国家呢?我们看到,2018年8月,受到美国最新制裁消息的影响,土耳其里拉暴跌20%。


但是,土耳其的数字货币交易量激增,土耳其数字货币交易所Paribu、Btcturk和Koinim的交易量24小时内增幅超过100%,该国最大的加密交易所Btcturk 24小时交易量约为1160万美元。



因此一旦美国开始使用“数字货币本位的战略”,资本外流将“势不可挡”,全球信用货币体系和金融系统或面临打击。


目前,不少国家也在考虑推出本国法定货币支撑的稳定币,如日元稳定币、欧元稳定币等,甚至致力于早日推出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很多都寄希望由此增强自己的网络世界影响力。


实际上,谁能成为世界中心货币,是由各自的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决定的,而不是由推出的先后顺序决定的。



至少现在,美元霸权的地位还是无法撼动的。当稳定币锚定美元,美国可以随心所欲薅韭菜羊毛,也可以随心所欲薅各国政府羊毛。


在数字货币市场的监管政策,要达到像其他市场那样预期的效果,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而中国要做的就是尽快从学术理论研究层面向市场应用方面推动,实验推行高信用的“数字人民币”,同时加强监管,防止资本外流。